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北京黑油脂窝点藏墓地坟头旁 酸臭刺鼻堆垃圾(图)

作者:潜江市宏光畜牧有限公司 来源:www.qjhgnm.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6-05-16 20:27:05
北京黑油脂窝点藏墓地坟头旁 酸臭刺鼻堆垃圾(图)   熬泔水流程   1. 窝点内的大铁锅,容积大约有2立方米,生火后将泔水倒入,提炼出废弃油脂   3. 大锅生火,工人正在熬制泔水,大铁漏子将里面的干货捞出来,放置在上面的塑料筐内,准备与饲料混在一起喂猪   4. 泔水熬制出的渣子与豆腐渣等混在一起,旁边还有漏勺以及其他工具,显得非常肮脏。熬完剩余的废水则被直接排到院外   5. 每个猪舍里都养了至少三五头猪,大多近200斤,吃的则是泔水渣、豆腐渣以及饲料   6. 院内收猪的小广告   摄 记者 吴海浪   法制晚报讯(本报暗访组) 露天支起一口铁锅,加入泔水或者地沟油,生火加热,就能初步提炼出废弃油脂,收集后贩卖。提炼油脂后产生的废弃渣子也被捞出,直接用来喂猪。只有提炼油脂过程中产生的废弃液体是彻底无用的,则被随意地直接排放到附近河道内或树林中。   法晚记者通过长期暗访,在南六环太和桥附近的一处隐蔽树林内发现了这样一处非法窝点,他们除非法炼制废弃油脂外,还涉嫌用泔水喂猪。   读者爆料   骑行迷路 误闯臭味小树林   林浩(化名)是一名骑行爱好者,他和五六个好友组成了一支骑行队伍,经常在郊区骑自行车游玩。   今年春节前的一个周末,他们经过南六环太和桥时,发现一条新修的路尚未通车。“这样的路是我们喜欢的地方。”他们沿着这条新路一路向南,才发现它原来是条断头路。此时,导航提醒,顺着这条断头路穿过树林,就能到达104国道。这样一来,穿行要比绕行近五六公里,还能躲避大货车。   穿行的过程并不轻松,随着崭新平坦的柏油路变成崎岖不平的土路,林浩他们只得推车前行。刚开始,树林飘出一股难闻的怪味,但令人奇怪的是,周围并无任何建筑。   随着臭味越来越重,导航显示已无路可走。此时,眼前竟突然出现了一座孤零零的大院。臭味的源头仿佛就是这里,当时院内不时地传出刺耳的猪叫声。   在该处转了一会儿,林浩才找到一座石桥,最终走出了迷宫一样的树林。   记者暗访   高墙大院 藏身墓地坟头旁   按照林浩留给记者的导航位置,日前法晚记者很快到达了目的地。但是,当导航提示“已经达到终点,目的地在道路左侧”,记者发现这是一处荒地,附近只有一座石桥,并没有发现林浩所说的院落。   在现场,经过与林浩电话沟通,按照他的提示,记者向北又穿过了一片林地,终于找到了那扇铁门。只见大院院墙足有三米多高,南北向长度有六七十米,东西方向有百米左右。   铁门上已经上锁,或许是听见了脚步声,大院里的狗一起狂叫起来,但并没有人出来查看情况。   透过门缝,记者看到里面停着一辆厢式货车,还安置一个方形的铁箱子,地面黑乎乎一片。靠近大门的过程中,记者已经能明显地闻到酸腐气味,引发阵阵恶心。   再观察四周情况,记者看到,周围荒无人烟,只与一处破旧的厂房为邻,距离最近的居民区接近一公里。加上根本没有像样的路通过来,它很难被人发现。   此外,在大门外50米处的树林里,有一处墓地,大概有30多处坟头。清明过后,墓地上黄白相间的祭祀用品在满是黄土的环境下,显得格外醒目。   没有车辆和行人经过时,树林里只有偶尔的鸟鸣,加上坟地的影响,令人不寒而栗。   酸臭刺鼻 铁锅炼制泔水油   经过村民的指点和帮助,记者最终进入了这个大院。   大院内至少有两口方形铁锅,每个容积约2m3,当时正生火煮着泔水。   泔水开始冒热气,锅边的一男一女两名工人全神贯注地挥着大勺子搅动泔水。同时,这名男子用一把大漏勺将泔水里面的干货捞起,放到锅边的一个塑料筐里,等待着液体分离出来。铁锅的北侧就是猪舍,里面发出阵阵嚎叫。   在铁锅南侧,记者又发现了一个大铁槽子,里面堆满了泔水,西瓜皮、瓜子等食物残渣依然清晰可见,不过这个铁槽子下面却没有生火。   经向工人了解,记者得知,铁槽子是中转站。新拉回来的泔水会在这里放上几天,经过发酵后再加热。煮熟以后,将锅里的固体物质捞出来,掺上豆腐渣等饲料一起喂猪。剩下的液体就顺着院子的坡,流到外面的大坑里。   诸如塑料袋等猪不吃的东西,要么随着木头一起烧掉,要么则当做垃圾堆在门外。按照工人的指点,记者很快在大院东南角找到了垃圾堆,满是塑料袋、饮料瓶,加上混杂了泔水渣子,上面爬满了苍蝇,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酸味。   来自城区 泔水如何到此成谜   暗访中法晚记者得知,这些泔水并非就近从青云店附近餐馆拉来,基本上全是从城区运输到此。   按照北京市的有关规定,本着谁产生谁付费的原则,餐饮企业产生的泔水必须要交纳费用,而后交给有资质的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严禁向无资质的企业和个人私自贩卖泔水。   餐馆泔水如何流向这个没有任何处理设施的窝点,现场工人表示不知道。   三大问题   每天两吨 泔水废水直排院外   据附近村民反映,凌晨四五点钟是大锅烧泔水的高峰期,有时月光下能依稀看见黑烟。然而,更明显的还是浓浓的刺激气味,不知道是东西燃烧产生的,还是锅里的泔水发出的。   记者观察到,除了露天烧大锅带来的空气污染,熬制泔水产生的废水数量更非少数。   记者在大院东侧看到,墙外有一个大坑,里面已经存放了部分废水,上面漂浮着辣椒等红色物质。   大坑的位置明显低于院内的地面,日常的雨水自不必说,连院内冲洗猪舍的废水、熬制泔水的废水也通过排水通道直接排入大坑内。   记者在大院内还看到,猪舍由高到低铺设,大门开在低处。每个大门外有一条用水泥修好的小水沟,猪粪及饲料残渣经过冲刷后全部进入这个小水沟后,最终统一流到大院外的大坑内。   统计数据显示,家庭餐厨垃圾含水量冬季在30%左右,夏季更高。餐馆的泔水含水量远远高于这个比例。   现场铁锅的容量在两吨左右,按50%含水量测算的话,每熬制一锅泔水,至少有一吨废水直接排放到大坑中。   法晚记者暗访时还发现,整个大院内至少有3伙人在各自为战,熬制泔水。工人称,他们每家每三天熬制一锅泔水,那么每天被随意排出的泔水废水至少有2吨,数量甚是可观。   这些废水含有大量油脂,入侵土壤后,油脂无法降解,会一直存在。现有的研究表明,经过油脂侵害的土壤寸草不生,对环境危害很大。   泔水喂猪 为防识破才添饲料   在大院内,记者还看到,此处一共至少有3排猪舍,每排大概10间左右。一间猪舍内至少有3头猪,多则七八头,每头猪都在200斤左右。经过粗略计算可知,该大院共有大约100头猪。   记者从其他养猪的农民处了解到,200斤重的猪每天至少要吃掉5-8斤饲料。那么,大院内100多头猪则需要500-800多斤饲料。   记者在院内发现了麸子皮、豆腐渣等原料,这些也是猪饲料的一种。工人解释说,如果单纯用泔水喂猪的话,猪容易得病而死。此外,单一吃泔水长大的猪肉质与正常生长的猪肉有明显差别,从而很容易被识破是“泔水猪”。   “泔水猪的猪肉放到冰柜里不容易冻,冻不实。”工人这样解释二者之间的肉质不同点。   因此,在猪的不同生长期内掺放其他成分的比例也不同,但应该是以泔水为主。   提炼油脂 有人会出高价收购   暗访中,记者还观察到一个细节,工人在熬制泔水过程中,会用勺子将最上层的漂浮物撇出来,存放到一个专门的桶里。   经向工人请教得知,在熬制泔水的过程中,通过加热分离,泔水还会产生泔水油脂漂浮物。这些油脂收集起来,会有专人来收购,每桶能卖到530多元,算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泔水油被称餐厨废弃油脂,按照国家规定,这些废弃油脂统一收集后,只能用于工业生产,如生物柴油和工业油脂。   按照工人指点,记者在院内的角落里见到了用雨布遮盖的铁桶。这些铁桶容积有200升左右,按照油脂的比重粗算,每5桶接近一吨。以每桶530元的价格计算,每吨废弃油脂的价格为2650元上下。   法晚记者查询后得知,随着国际原油价格不断走低,生物柴油和工业油脂的收购价也持续低位,目前为2750元左右,其中工业油脂价格稍微高些。   这个价格还包含了运输费用,也就是说,处理好的废弃油脂集中后,装车送到工厂的价格为2750元。那么,每吨2650元的收购价,加上包装和运输的价格,到泔水点收集油脂的中间商不仅无利可图,甚至会赔钱。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进一步得知,不时会有中间商将油脂的收购价抬高到每桶600多元,折合每吨3000多元。这样的商业行为,从利润的角度来看待的话,显然有违常理。而这样一反常态的做法,则加重了外界对于废弃油脂去向的疑问。   文并摄(除署名外) 本报暗访组

推荐阅读:要赢彩票网 http://www.1v1v1v.com

上一篇:台官员:“肯尼亚案”2台籍嫌疑人已聘大陆律师辩护 下一篇:鹿心社主持召开江西省政府专题会议

本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