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明创投邝子平,投资圈尤达大师
本文摘要:位于世界第八高楼、过去中国第一高楼的上海金茂大厦39层是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的办公室。窗外的东方明珠和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正宛若邝子平面前的一盘隐形的棋局,邝子
坐落于世界第八高楼、过去中国第一高楼的上海金茂大厦39层是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的办公室。窗外的东方明珠和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正好似邝子平面前的一盘隐形的棋局,邝子平握在手中的那枚棋子将决定整盘棋局的输赢。他需要跳出眼前,通盘考虑,即便要以牺牲前面的布局作为代价——取消清洗技术团队。

“大伙在一块共事十年,他们也兢兢业业在做,但大家回顾历史,相比起医疗健康和TMT板块,清洗技术板块在启明内部不论是资金投入占比,还是带来回报的时间周期,都不太匹配。”邝子平说。

而他的需要是,启明创投每进入一个行业,就要做到行业前三,“而且进入的这个行业,对启明的总盘子贡献需要是跟其板块相匹配”。

去年下半年,邝子平和团队做了一个复盘。启明创投的清洗技术团队在过去10年间退出了不少项目,在一些关注清洗技术的同行看来,启明创投在清洗技术范围的成绩可以在行业中排到前二。然而,和网络及消费板块、IT与医疗健康板块相比,清洗技术的营业额贡献仅为10%。

现在,启明创投的基金规模已经从第一期USD基金的2亿USD到目前的第六期USD基金的9.35亿USD,单期基金规模涨了近5倍,现在启明创投管理规模超越40亿USD。大的管理资金规模需要更大的回报,而清洗技术板块没办法与启明创投日益增长的基金管理规模和需要的回报相适应。

一向与人为善的邝子平也曾考虑其他的解决方法。当时邝子平和清洗团队的同事商量,能否在启明创投品牌旗下再做一个单独的清洗技术子基金,但其称最后由于法律方面的问题没能实行。

熟知启明创投的业内人士猜测,更大的问题可能在于板块划分。“过去新能源汽车范围可以资金投入三电的机会已经过去了,下面新能源会渐渐向网联化和自动化方向延伸,这势必会致使与网络范围的交叉愈加多。过去启明在板块划分上非常严格,偏智能化、机器人和自动化的范围都不在清洗技术团队的关注范围内,可能以前还能绕着走,目前绕不开了。”

据投中数据统计,今年二季度清洗技术行业筹资额仅为2.8亿元,同比降低12.5%,筹资案例数同比下滑50%,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持续走低。

事实上,这种转型在业内早已有苗头。此前纪源资本的人民币基金团队也关注过清洗技术板块,不过到了2014年,团队判断节能环保范围大的机会已经过去,该团队转向关注智能技术方向。不过这种转型在早年的综合基金中并不容易见到。

伴随国内GDP增速放缓,VC行业也进入新旧转换期。资金投入端从消费网络转向科技网络,人工智能渐渐进入商业化探索期,5G牌照发放后进入大规模铺设期,距离大规模商业化应用仍有一段时间。资金端也有所变化。据投中统计,2019年上半年VC/PE募集完成基金271只,同比降低51.69%,募集总规模544.38亿USD,同比降低近三成。

“年代进化倒逼着大的生态变化与大的团队调整。”有业内人士觉得,启明创投的蜕变可能可以看作年代轮动下资金投入机构主动换仓的序幕。

调整大幕拉开

熊猫资本合伙人毛圣博曾在启明创投任副总裁。2015年,毛圣博从启明创投辞职时,邝子平曾多次挽留,但没能留住。邝子平将毛圣博叫到办公室,给他看了一封私人邮件。那是他离开英特尔时,给英特尔资本总裁写的一封邮件,里面提到他一个人创业的决心,与对之后英特尔工作无条件帮忙的承诺。1999年,邝子平加入英特尔资金投入部,他离开英特尔创业时,英特尔资本总裁留他也没留住。邝子平对毛圣博说,“现在既然已经决定创业,就期望你能进步得非常不错。”

毛圣博感动不已。

在同行眼里,启明创投是一家非常nice的资金投入机构。如此评价一家以A、B轮为主的资金投入机构,而非天使轮的资金投入机构,并不多见。

此前2014年,曾出现大基金辞职潮,但启明创投并未受太大影响,稳定的构造和专业化研究能力让启明创投资金投入营业额在行业中一直维持前三的地方,另外两名是红杉资本和IDG资本。2018年,启明创投有7个项目IPO,包括B站、小米、美团点评、ARMO、蘑菇街、触宝、Kezar。启明创投资金投入的310多个项目中,有60家上市或者并购退出,投中的独角兽数目达30家,独角兽命中率超越10%。

在启明创投的十周年活动上,邝子平将资金投入机构的成功和管理层的稳定归功于启明创投独一无二的文化。这种nice、包容的文化也被启明创投视为一种无形的竞争优势。正如美国知名资金投入机构Benchmark一直所坚持的资金投入理念,以创业人士为核心,才能获得创业人士的认同,他们也会帮介绍更多创业人士。

但nice和稳定并不意味着进取心的丧失和对新机会的漠视。

近期邝子平将IT部门和网络及消费团队合并为新的TMT组。

负责网络及消费板块的主管合伙人甘剑平的辞职是团队合并的一个契机。甘剑平作为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与邝子平共事了13年。在今年公布的福布斯全球最好资金投入人榜单中,甘剑平排名第5位。辞职后的甘剑平创立了新的基金。

而团队合并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在于TMT资金投入环境的变化。

2018年,小米上市,启明创投是其A轮、B轮资金投入机构。小米的上市为启明创投带来了超越百倍的回报。

不止是小米。2018年,启明创投迎来了收成季,接连有7家被投公司登陆港股或者美股。这可以看作消费网络的顶峰。

“在过去的七八年时间里,消费网络范围的不少红利已经都转化成了资金投入机会和上市公司。现在大家可能需要把技术元素与消费网络结合起来,用这个眼光再去探寻新的还未被发觉的资金投入方向,会更有机会。”在邝子平看来,将来几年,人工智能技术将在不同行业进行应用,不同组之间的融合或有利于探寻、判断因为跨界产生的新事物。

但这种融合并不是易事,毕竟技术资金投入在资金投入逻辑和打法上与消费网络有显著不同。

VC 1.0是传统外资背景基金和人民币基金,VC 2.0基金是从大基金出来的新基金,有资金投入人预计,将来技术年代,将是关注垂直类早期资金投入的VC 3.0机会。“在消费网络年代,资本是这种项目非常大甚至是最大的竞争优势,而在技术年代,资本是这种公司最末端的需要。对产业有深度认知,可以帮这部分企业找到落地的产业合作资源是他们更为需要的。”上述资金投入人觉得。

为了适应新形势,在综合基金中,红杉通过资金投入其他垂直类技术基金、打造生态的方法树立起将来在技术资金投入范围的触角,而启明创投选择的方法是内部团队调整。

在启明创投内部,TMT和医疗健康板块的资金投入比率保持在50%和50%左右。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觉得,因为合伙人之间的平权机制,启明创投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在医疗健康和TMT范围都做得最好的资金投入机构。医疗健康板块过去资金投入的近90个项目中,只有一两个项目失败。而两个板块之间不一样的回报周期和波动产生了互补效应。

然而所有都在动态变化中。过去2年,“中国健康2030策略”的提出,港交所去年也允许未盈利的生物医药公司在港股上市,都吸引了很多资本涌入医疗行业。相比于消费网络范围的日渐稳定,医疗板块的高增长可能将为启明创投贡献更大多数收益。

网络及消费会不会步清洗技术板块的后尘呢?

邝子平并没直接给予一定或者否定的回答。在他看来,启明创投成立13年以来,一直强调进取、求变和稳定、包容的平衡,大伙从来没为经济利益有过任何一次争吵。“启明创投是一个相对公允的构造,在待遇分配上完全一样。第二,合伙人之间对他们能力有所认可。在一个相对长的时间段里面,对同事所从事的另一个板块还是有信心的。有上述基础,我感觉大伙还是可以在一个锅里面吃饭的。”

nice与理性

在形容资金投入人和创业人士之间的关系时,邝子平常常会提到一个比喻,开创者像大船,有自己航行能力的时候,资金投入人看着他们就好,当他们需要资金投入人伸出援手时,启明创投会毫不迟疑上前帮。

“假如他们感觉我是他的同路人,更心贴心去交流交流,最后这个企业成功的概率会更高中一年级些。”邝子平说。

胡旭波将其概要为“张弛有度”。

文远知行即是一个典型例子。

文远知行在去年遇见了一次创始团队的变化。此前担任公司CEO的王劲因与百度之间的常识产权纠纷而辞职,内部管理层动荡让部分资金投入机构对于是不是继续资金投入有的犹豫,此时作为公司董事之一的邝子平在其中起到了定海神针有哪些用途。

“在这部分事情发生后,我会跟其他股东交流,让大伙不要慌,大家对这个团队非常有信心,而且大家已经做了一些功课,觉得他们能做好这部分事情。同时大家也会支持新的筹资。”邝子平说。

在邝子平的说服下,早期资金投入机构选择支持文远知行留下来的团队继续进步。2018年下半年,文远知行完成了新一轮筹资,雷诺日产三菱网盟策略领投,商汤科技、农银国际、何小鹏、汉富资本、安托资本等跟投。到现在为止,它是中国唯一一家获得国际车企策略资金投入的L4级自动驾驶公司。

事实上,选择继续支持公司并非邝子平忽然的决定。在此之前,邝子平已对企业的业务、方向、团队内部管理、能力与市场状况、拿到新筹资的可能性做了全方位的评估。

让云知声开创者兼CEO黄伟感到启明创投对于企业的支持是在公司筹备开发芯片的时候。2014年,人工智能范围还没成为风口,芯片被多数财务资金投入人看作夕阳产业,开发芯片对于当时成立仅一年的云知声来讲仍然是一个举步维艰且长期的事情,需要重金投入。当时业内对于人工智能与芯片的互相促进用途并不确定,当黄伟在例行董事会上提出这个想法时,作为董事的邝子平并没反对。“在那个时候,我感觉启明不反对大家做芯片,就是对大家最大的支持。”黄伟说。

4年后,在投入了大几千万元后,云知声推出了国内首枚面向人工智能oT的人工智能芯片,也是语音人工智能公司中第一家拥有人工智能芯片的公司。而事实证明,芯片对于云知声人工智能技术的场景落地起到了很重要有哪些用途。

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

在和创业人士交际时,邝子平尽量站在一个客观中立的视角为创业人士考虑。“在资金投入界能沉得住气的人挺多,但邝子平在沉住气的同时,还能帮你,这部分是非常独特的。”文远知行联合开创者兼CEO韩旭说。

这种nice的资金投入风格也在启明创投争取项目份额上帮了不少忙。

旷视科技在B轮筹资时,蚂蚁金服进入,期望可以包下B轮所有份额。作为策略资金投入人,蚂蚁金服看中的是人脸辨别在金融场景中的应用。此前在A轮已经与旷视科技有所接触的启明创投,眼看着没资金投入机会了,但邝子平不期望错过这个项目。为此,他找来之前几家被投公司开创者帮忙,这部分开创者给旷视科技CEO印奇去了电话,交流了自己对于启明创投的怎么看。这影响了印奇的决定。在没新增份额的状况下,印奇一个个劝说原有老股东转卖老股,帮启明创投最后争取了五个点的老股份额。

旷视科技B轮的资金投入估值是1亿USD,在最新一轮D轮筹资中,公司估值已达40亿USD,启明创投这笔资金投入的账面回报翻了十倍以上。

毛圣博称,之前跟邝子平共事多年,只见到两三次他发脾气的时候,总是这时创业公司触有他的底线或者一手好牌打坏了。“这时他会去push这部分企业,但这种push并非很有野心的,还是比较儒雅的。”身为广州人的邝子平,身上也有着不少粤商特有些儒雅、实干的特质。

一次,邝子平参加一家创业企业的董事会,这家公司近八成的收入源自诺基亚,当时资金投入人都非常担忧单一顾客高度依靠的风险,但开创者觉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时坐在董事会桌上的邝子平直言,“瘦死的骆驼不肯定比马大。”后来诺基亚成为手机行业的明日黄花,这家公司后来虽然不断转型,最后也难逃被供应的运势。不过在供应过程中,邝子平也帮企业找了不少用户,给基金留住了部分损失。

而对于一些最后活不下去的企业,邝子平称“nice归nice,我还是比较理性的”。

趋势型资金投入人

2006年成立的启明创投最开始以TMT起步,到了2008年成立了专门的医疗健康小组。差不多同一时间,邝子平决定将TMT组一分为二,一组专门看网络及消费,一组主攻信息技术类项目。

也正由于这个决定,让启明创投2013年就开始涉足AI范围。当时国内VC机构中仅有少数几家资金投入机构在关注该范围,更多TMT资金投入人在追逐O2O项目。根据当时启明团队的判断,人机交互将取代人的听觉、视觉、触觉、嗅觉,根据此逻辑,启明创投在早期捕捉到了旷视科技、云知声、优必选等项目。

胡旭波觉得资金投入人大体分为两类,资源型资金投入人和常识型资金投入人,邝子平是后者。常识型资金投入人的资金投入判断主要依靠于对常识的学会、对行业的研究和趋势的判断。

邝子平自称是趋势型资金投入人。硕士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专业,并曾担任英特尔资金投入部中国区总监的经历让他比别的人更早捕捉到技术变革的趋势。

他会将大多数时间用来研究将来的消费群体,预测将来将出现哪些新的东西来服务这批群体,或者技术将来会往什么方向演变。一旦找到了这部分大的趋势,他会花很多的时间去找可以在这部分方向上干出一番事业的企业家。“我比较喜欢在所谓大风口出现之前,比较早地资金投入这部分企业。”

韩旭刚开始在硅谷和邝子平见面时,筹备了几页PPT。一般资金投入人最关注的是自动驾驶怎么样挣钱,当他开始筹备向邝子平阐释有关内容时,却被邝子平打断了。

“商业化方面的内容你不需要再说了。”邝子平说。在他看来,用自动驾驶解决出行就像做抗癌药一样,假如可以把抗癌药做出来,无人会质疑它的市场前景,是不是能挣钱。重点是如何做出来,周期是多长,需要多少钱,缘由是什么。当韩旭容易回答后,邝子平非常快就决定资金投入他们,第二天便给了TS。

旷视科技也是邝子平趋势型资金投入的一个杰作。刚开始在A轮接触旷视科技时,后者还没开始在安防范围的探索,但当时邝子平觉得,AI是一个很广阔的行业,他们是在AI这个行业里一个早起的公司。第二,印奇、唐文斌等都是很出色的年青创业人士,他们既有情怀又有技术和能力,在这么广阔的市场里摸爬滚打,一定可以找出一条进步的道路。

结果证明他的判断是准确的。现在旷视科技已经在安防、金融、移动、地产范围开始了商业化应用。

韩旭觉得,邝子平并非一眼看起来光芒万丈灵气四射的那种人,但跟他交流后会感觉他有大智慧。“每次跟他谈话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比平时会聪明三倍。”在韩旭看来,邝子平就像是《星球大战》中的尤达大师,有一种平静深邃的气度和不朽的智慧。他不会直接告诉你某个招式,而是启发你一个人去找答案。

在退出方面邝子平的大智慧也显露无疑。假如将启明创投和其他排行榜前五的资金投入机构对比,启明创投的退出案例中有不少转老股退出。到今天启明创投是博久资金投入案例中唯一获得收益并且唯一退出的资金投入机构。在博久以7000万USD估值筹资时,启明创投进入并获得10%股份,博久估值15亿USD时,被海量资金投入机构热捧,启明创投顺势转卖了部分老股,获得3000万USD的收入。启明创投也出售了甘李药业部分老股。在邝子平看来,启明创投主要还是想赚一级市场的钱。

不过对于卖老股的决定,邝子平也有遗憾的时候。在小米100亿USD估值时,启明创投卖了小米部分老股,邝子平笑称一定有遗憾,后来小米估值上涨了不少,“但从整体策略上来讲,在不影响企业新筹资的状况下,有的退出,对LP也是一个负责任的做法”。

甘剑平离开后,启明创投的投委会成员缩减为4位,分别是邝子平、Gary Rieschel、梁颕宇、胡旭波。邝子平不计划短期内在外部招聘一个资金投入人来填补合伙人空缺。“我觉得大家目前已有些合伙人都非常出色,给予足够的时间都能跑出来。在启明的文化中,大家到最后还是用真的的营业额来讲话。启明创投是一个开放的、公平的一个平台,大伙都有机会。”

“同样一位有能力、有抱负的同事,在启明这个平台上面,我相信他会发挥得更精彩。但这个更精彩和他个人的诉求,未必是完全一致的。”

对于将来,多名业内人士觉得启明创投的表现仍然会维持行业前列,唯一要考虑的问题是,塑造这个文化的邝子平怎么样在5年或者10年后找到适合的继承人,将启明创投的这种文化和系统继续维持下去。

在启明创投十周年时邝子平提到,离开启明创投的所有人,这部分年获得的收获都没在启明创投时收获大。现在他仍然持有这种看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