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兼职扮“鬼” 请别吓人
本文摘要:做兼职的大学生正在化妆乌黑的眼圈,嘴角的鲜血,这不是恐怖电影,而是所谓另类“鬼屋体验”中的“真人秀”。西方“万圣节”到来,企业瞄

做兼职的大学生正在化妆

乌黑的眼圈,嘴角的鲜血,这不是恐怖电影,而是所谓另类“鬼屋体验”中的“真人秀”。

西方“万圣节”到来,企业瞄准“恐怖商业机会”,有些开出每天200元高薪,招募更专业的扮“鬼”演员。

化妆血浆是草莓味可以食用

晓刚是沈阳某大学大一新生,但在“扮鬼”圈内,晓刚已是一名资深人士。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沈阳某商场内,见到晓刚时,他正在把一瓶血红色的液体倒在我们的脸上,“这是化妆血浆,可食用,是草莓味的,你尝尝。”化妆师撕下几条纸巾,涂满血浆颜色,粘在晓刚的脸上就形成了一条逼真的“伤疤”。

穿上多处血污、破损的白大褂,晓刚收起笑容,隐身在几乎乱真的医院主题布景之后,随着光影音效,表情阴森,造型诡异。

“大家不会与客户有肢体接触,通常也不说话。”晓刚介绍,他们主如果结合道具和特效,看准客户不备,随机应变出现,制造不一样的恐怖成效,大多客户都吓够呛。

日薪200元

大多是在校或刚毕业的大学生

“我从高中开始就做这个,到今天已经参演不下10场。”晓刚介绍。

沈阳做这种演员的不少是在校和刚毕业大学生,这部分时间灵活又爱热闹的青年总是是主动找到经营者申请参演的。

现在,沈阳场这种专业职员的价格是天天200元左右,项目一般是巡演,在一个城市停留数天,“演员”加入一个项目后,通常需要全程参演,天天约工作8小时。

专业“演员”的登场费要更高,通常是单独商议,“在一线城市,有名的专业‘演员’甚至会一天赶多场,也会跨团队走穴。”沈阳某文化公司总监杨先生介绍。

市民对此褒贬不一

有人担忧“上课如何解决”

晓刚说,“爸爸妈妈知晓我业余时做这个,不支持也没反对。”

针对此种兼职选择,大学生小张称,“自食其力赚点生活费,总比向爸爸妈妈伸手要钱好一些。”

公司员工李先生对此表示担心,“天天工作八小时,连续工作几天,上课如何解决?这个行业的兼职能给大学生带来什么素质训练,我想不出来。”

沈阳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王立波等学者觉得,同“洋速食”一样,借西方“万圣节”当地有些企业做起“恐怖经济”,但此种现象不适合鼓励。西方有的节日有着特殊的文化背景,不加甄别地拿来炒作“挣钱”,会导致青年特别是孩子子的价值观及文化认可上的混乱。

至于大学生做这种兼职,谈不上什么职业训练或成长,对个人的心理影响也不会正面,不是好的选择。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