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造富记

时间:2021-08-09 10:07编辑:未知

在《极品说》出现之前,国内几乎没有靠打辩论就身家百万的。

直到目前,仇晓(化名)仍感觉不可思议,“极品说第五季冠军陈铭,一条60秒广告视频加肖像用权就要70多万”。

仇晓是某汽车自主品牌公关负责人,询问过其他辩手的价格后, 他们把目的锁定在话题度、性价比更高的肖骁上,“也不实惠,50万”。

如此的登场价放在过去,即便故事主角来看,也是不可思议的。改变从2014年开始。

那一年,一档以辩论为形式、由视频网站自制的脱口秀《极品说》异军突起,互联网综艺的大门从此被打开。在此之前,《父亲到哪里》《中国好声音》等电视综艺占据了收视率半壁江山。

由《极品说》筑起的汹涌流量金池中,被市场选中的人都被裹上了一层黄金,各自的运势走向也从这里开始改变。

“老极品”辩手抱团开公司

2014年的夏季,正在处置离婚事宜的马薇薇在三里屯附近和《极品说》制片人牟頔喝了十分钟咖啡——这成为她生活的分界线。

在这个现象级网综中,马薇薇夺得第一季“极品之王”,顺利成为背后制片公司——马东掌舵的北京米未传媒公司(以下简称“米未传媒”或”米未“)的签约艺人。在此之前,结束中山大学法学院7年求学路的马薇薇,是广州的一名新东方英语培训师。

此后三年,《极品说》从第一季播到了第五季,驰骋辩场的新老极品换了一波又一波,而以马薇薇为代表的“开朝元老”一直坚挺。

坚挺的背后,是和米未传媒的深度绑定。

2016年3月,第三季《极品说》播出期间,米未传媒孵化出子公司北京米果文化传媒公司(以下简称“米果文化”),马东任董事长,历任冠军马薇薇、邱晨分别担任副董事长、首席运营官,“极品元老”黄执中和周玄毅为内容负责人,幕后导师、第三季才亮相的胡渐彪出任CEO。

尽管上述“老极品”都在米果文化担任要职,但从股权结构上看,马薇薇和马东才是该企业的1、第二大股东,分别占股33.81%、33.48%。两年后,同一班人马第三成立天津米果文化传播公司。

对米将来说,在这个时间节点孵化米果文化,是其朝内容变现打出的一记拳头。

成立3个月后,米果文化就在喜马拉雅FM上线了音频付费商品《好好说话》,当日销售额达500万,一年内销售额突破4000万,付成本户达20万。

从销售数据来看,该商品在上线当日即达到了流量顶峰,后续增速稍显乏力。

作为内容变现的尝试,米果文化未能如马东所愿,打出一记引发行业震动的拳头,反而给自己带来一丝痛感。

2017年,《极品说》第四季开播之际,米果文化借势打力第三上线音频《小学问》,现在播放量2000多万,表现并不突出。推出的由马薇薇主持的首档脱口秀节目《黑白星球》,更是遭遇停播危机。

现在来看,由老极品们坐镇的米果文化,未能延续《极品说》的亮眼成绩,甚至面临变现乏力的风险。

这是以米果文化开创者们为代表的学院派辩手一同面临的天花板。

相比自带网络红人基因的姜思达、肖骁,学院派辩手在话题和流量上并不占优势——连续几季的亮相并未带来持续稳定的揭秘,而伴随节目的结束,其话题流量也走到终点。

这就意味着,这种辩手的流量变现时间窗口更短。而退居幕后、指挥作战可能是更适合的选择。

在抱团取暖的老极品中,转移幕后最明显的是马薇薇。

天眼查显示,现在马薇薇在米果文化、天津米果科技公司等7家公司拥有实质控制权,其中5家为文化传媒公司,2家为餐饮公司,大多数成立于参加节目后的2016——2017年。

而在马薇薇的微博认证中,排行榜第一的是“米果文化副董事长”,紧接着才是“极品说辩手”。

网络红人辩手转型综艺咖身价翻倍

2017年6月17日,《极品说》第四季“极品之王”诞生,登上热搜的名字却是止步于半决赛的“姜思达”。

两年前,以中国传媒大学辩论队队长身份参加《极品说》的姜思达,除去展示出辩手的明确逻辑,出位的打扮和海选上的出柜宣言,让这个当时还是大二的男生,成为极品辩手里少有些IP属性最强的选手。

极品说之后,姜思达也一直在探寻辩手以外的新身份。

2017年3月份,米未和姜思达一同出资成立了天津逆溯文化传播公司(以下简称“逆溯文化”),姜思达持股40%,并担任CEO,逆溯文化也作为马东布局短视频赛道的子品牌,在米未传媒中孵化。

3个月后,由姜思达担任制片人的短视频采访类节目《透明人》上线,该节目邀请事件风暴中心的主角回话争议性话题,每期6~12分钟,播出第一期就获得全网1300万的播放量,22期节目现在累计播放超5.7亿。

除去话题量带来的传播度,在口碑上姜思达也证明了我们的实力。豆瓣评分中,《透明人》超乎预期地拿到8.6的高分,如此的分数即便放在《极品说》五季评分中,也能排到第二。

优质内容加持下,变现问题也迎刃而解。《透明人》拉到了雪碧千万元的广告赞助,这几乎是米未传媒继极品说之后创造的又一标杆。

姜思达的内容创作能力和商业价值被进一步证实。而他的野心却不止于米未。

在《透明人》得到市场认同后,他选择离开。2018年5月,姜思达和米未解约,《透明人》停播,与此同时,“姜思达工作室”正式成立,并在第二个月就推出了个人TV《陷入姜局》。

自立门户后的姜思达为自己和团队开辟了新天地——既主持了由话题女王杨超越、星女郎张雨绮、朱亚文作嘉宾的综艺《心动的信号》,还到《吐槽大会》、《明日之子》客串了一把,时髦杂志封面、美妆一线品牌代言更是必不可少他的身影。

想要撕掉辩手标签的还有范湉湉。

当极品说里的咆哮女王出目前《我就是演员》舞台上,动情说出“在北京,像大家这种人不配有爱情”时,昔日的泼辣辩手已无影无踪。

“我想当影后。”范湉湉说出了离开极品说是什么原因。

参加极品说之前,范湉湉作为演员,已在娱乐圈闯荡十二载,在周星驰《功夫》、《爱情公寓》中均有出演,不过都是几秒钟的龙套角色。借着《极品说》的跳板,范湉湉不只重回演艺圈,还接了王宝强的《唐人街探案》等不少热播片,身价也疯涨。

对于我们的财富水平,范湉湉并不避讳。在真人秀《送一百位女生回家》中,除去开着价值80万的私人座驾保时捷718,范湉湉也向镜头展示了我们的衣帽间——储存着上百个奢侈品牌包包,光是单价上万的香奈儿包就有三十多个,守旧估计总值上百万。

在寸土寸金的上海,范湉湉还拥有一套坐落于市中心的房地产,从阳台往外望,就能看见当地地标性建筑东方明珠。依据有关房地产网站附近地区房价显示,该地区房价每平在6万5以上。

4年15亿冠名费称霸网综市场

一款现象级综艺带来的商业价值,能改变不同人的运势,也能扭转行业格局。

2014年以前,“老前辈”台综仍然占据综艺市场大片江山,因为制作粗糙,内容水平备受诟病的网综长期处于“赔本*吆喝”的状况。《极品说》的出现,除去拉高了整个行业的内容品质,还带来了一飞冲天的冠名费。

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3000万以上冠名费的网综已是难寻踪影,《极品说》第一季5000万的赞助费让行业看到了曙光 ,五季下来,更是以15亿人民币稳坐综艺冠名费C位。

在网络范围取得开门红后,马东在第二年就卸下了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的头衔,成立米未传媒,自建商业帝国,并在两三年内,注册成立了大量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现在马东在包括核心公司米未传媒在内的19家文化传媒公司中拥有实质控制权。米未传媒也对外资金投入了包括大脑天宫(北京)文化进步公司等9家传媒公司。2016年,在完成A轮筹资后,成立1年的米未估值已达20亿。

与此同时,诞生于《极品说》的IP三人组“马晓康”(马东、高晓松、蔡康永),也在不断证明我们的商业价值。

据“子弹财经”察看,米未在喜马拉雅FM出品的有关专辑里,播放量最高的为《蔡康永的201堂情商课》,达近1亿,在教育培训付费榜中排在首位,《马东携极品天团亲授好好说话》播放量8000多万,位列第二,由“极品元老”带来的《好好说话:精进方法》播放量停留在1800多万。

可以看出,课程价格相同的状况下,马东、蔡康永这种的老牌IP的“带货能力”远超极品辩手。

IP的变现价值甚至延伸至电子商务范围。在《极品说》第三季决赛现场,马东“吃点瓜子冷静一下”的广告口播,在两天内为单价69元的粑粑瓜子带来了2万罐的销量。

卖瓜子都能突破百万,马东和米未当然不可以放过这片沃土。

第三方企业信息查看平台启信宝显示,现在米未传媒注册的商标多达478个商标,除去“米未”、“极品说”、“乐队的夏季”等与上线的节目有关度高的商标外,还申请了“THE BIG BAND”、“请与如此的我恋爱吧”、“宇宙喜剧中心”,“米未小卖部”等,一定量也反应出将来米未在恋爱、乐队主题的综艺及电子商务上的布局。

2019年夏季,马东联合爱奇艺塑造了《乐队的夏季》 ,阔别已久的合作并未激荡起行业水花,相反 ,该综艺口碑还呈现出两极分化的趋势。

尽管再难创造第二个《极品说》,但对于米将来说,在可预见的将来,IP仍是公司最有价值的资产,而“极品说造富记”的故事,也将持续上演。

本文标签: 奇葩说造富记

上一篇:潍坊牛扣餐饮有限公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