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做兼职遇校园贷,卖卡莫名其妙变刷单
本文摘要:“唉,现在想想自己当时那样听信骗子的话,真的太傻了!”提起几个月前的让人骗经历,在安徽一所职业技术学院就读的大二男生张达(化名),至今还感到懊恼。本来是在学校兼职
“唉,目前想想自己当时那样听信骗子的话,真的太傻了!”提起几个月前的被骗经历,在安徽一所职业技术学院就读的大二男生张达(化名),到今天还感到懊恼。

本来是在学校兼职代售手机卡,后来被需要用身份证在互联网购物平台上按揭贷款购买iPhone,结果不只没拿到手机,连应得到的按揭款都不见踪影。和他有同样遭遇的学生不在少数。

安徽高校的多名大学生反映,今年8月中旬,他们被一家名叫安徽征途移动通信公司(以下简称“征途公司”)的企业骗了购机款,目前每一个月都要为这家企业垫付数百元的按揭款。

据悉,征途公司在合肥多所高校拓展代售移动卡的业务,被骗大学生来自省会合肥的多所高校,现在有160余名学生被骗,涉案总金额高达数十万元。

“想多挣点零烧钱,丰富一下生活”

张达平常课余喜欢运动,还在学生会担任职务,校园生活安排比较丰富,但还是会抽出时间来做点兼职,用他一个人的话说:“想多挣点零烧钱,丰富一下生活。”

“1个月1000元的生活费,大多数用来在学校吃饭,剩下的,朋友聚会时掏一点,缺衣服时买两件,但要和朋友出去玩玩,这部分钱显然就不够用了。”张达说,周围不少同学都在外面兼职,干的活也是五花八门。有人会点儿“才艺”,就去跆拳道馆或者舞蹈社当个兼职老师,也有人去餐馆、服饰店当店员。

张达大一时就在学校附近的小食肆当过勤杂工,按小时取酬,1小时10元,他只有周末才能抽空去干活儿,赚的钱十分微薄。

今年3月,张达经人介绍,兼职加盟了征途移动公司代销手机卡的业务。

“这份兼职是一个同级同学介绍的,他说自己是校园加盟,也去有关公司一家一家‘实地考察’过,最后推荐了征途。”张达说,自己遇上网络兼职加盟的类似业务,会考虑是不是存在风险,但熟人的介绍打消了他的疑虑。

公司让张达在三4月开始招学生当“业务员”,开学时将新生带到学校内的公司网点,向新生售卖电话卡,卖出一张卡,公司承诺会给张达80~120元提成,他再去和“手下”的“业务员”分成。

张达感觉,这份收入显然比餐馆勤杂工“高得多”,他也向身边有经验的同学咨询过,手机卡代售是不是可行?得到了一定的答案,也就一口气答应了下来。

“卖卡”莫名其妙变成了“刷单”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公司不只没按时发放加盟费,还向张达提出了新需要。

征途企业的校园经理孙某需要张达用身份证在一家名叫“分期乐”的互联网购物平台上,通过按揭贷款购买一部iPhone。

“你们不少同学都在做这个,没那些问题,如果做的话,钱一定按时给你们,不做的话,加盟电话卡的工资可能就没协议上给得那样多。”据张达回忆,当时孙经理是这么“劝说”他的。

身边也有同学选择不“刷单”,但张达感觉那样钱就会拿得少,还是没“放弃”。而当初向他推荐工作的同学说了一句“我都在这家公司做了好几个月了,绝对没问题”,更是给他打了一针“强心剂”。

据张达回忆,孙经理当时表示,征途移动公司与“分期乐”有合作关系,这只不过容易的“刷单”行为,不需要他承担成本,并承诺公司每一个月会在还款近日将钱打给他,还保证这是极其“安全”的行为,没风险。

在孙某的极力劝说下,张达零首付分12期按揭购买了一部总价为6599元的iPhone 7 plus,每月还贷549.92元。

而张达向他们提出的“为何钱不可以一次性给大家”的疑问,公司没回话。

征途公司正常还了两个月按揭款后,就直接“蒸发”了。

“手机刚寄到学校就被孙经理拿走了。”张达说,公司从5月开始就拖欠成本,并让他先行垫款,理由是“公司资金周转不开”。

考虑到违约金和个人信用,张达不能不自行垫付了一期按揭款。到了6月,张达忽然联系不上征途移动的职员了。

“之前孙经理每隔一段时间给大家加盟开一次会,自从在‘分期乐’买了手机后,他基本就没影了。”

校园经理孙某称自己已辞职,而公司老板汪某某的电话一直没办法接通。面对剩下的4949元未还按揭款,张达不知怎么样是好。

不可以为了挣钱而一时心切

现在,合肥新站区公安分局已经介入调查这起案件。

安徽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律师团律师、安徽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吕斌觉得,征途移动公司打着本没有的公司旗号,表面是招聘大学生从事移动校园卡销售业务,事实上是骗取大学生用个人身份信息透支刷单购买数千元的手机,最后占为己有。这是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办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使用方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讲解》和《刑法》有关条例,征途移动企业的行为已构成犯罪立案的规范。

吕斌建议,为预防进一步的伤害后果,被骗的大学生要按时偿还贷款,然后通过公安机关向犯罪分子追赃。“大学生最好联合其他被骗同学一块去报案,以引起公安机关的看重”。

另据悉,现在合肥还出现了几起类似的大学生兼职被诈骗案,作案人手法不同,但“套路”相似:都是借助大学生探寻兼职挣钱的“迫切”心理,通过网贷平台或刷单平台,打着“零首付”“零利息”等低门槛、低本钱的幌子,让大学生先吃点“甜头”,后期诱骗学生上当。

今年9月25日,在合肥蜀山区某餐馆打工的学生秦某刷微博时看到一则兼职刷单的信息,秦某随后联系他们刷了第一单109元,他们立刻给其返还114元。轻轻松松就拿到5元的提成,随后,秦某在1个小时内一共转了4笔钱共计1.2万元,此时他们告诉秦某这一单需要转双份不然拿不到钱,秦某情急之下找老师和同学借了1.2万元又转给他们。

之后他们又以时间太久导致卡单为由让秦某再转一次,秦某此时感觉可能上当被骗,而他们已成功骗取2.4万元。

无独有偶,毕业于合肥某高校的王某某发现多家网络平台可为高校在校学生办理分期贷款及分期购买手机业务,不需要任何担保,不需要任何资质,仅需动动手指,填填表格,就能轻松贷款几千元甚至几万元。于是,王某某便萌生借助学生身份办理贷款进而非法占有些念头。

王某某笼络别的人,在一些写字楼里租下房屋,借助QQ群、分类信息网站等途径,散布招聘学生兼职的不真实广告。

不明就里的大学生前来面试后,纷纷注册了各类网贷平台账号,王某某谎称自己与这部分平台有合作关系,注册只不过为了完成业务量。

而当兼职学生注册开通这部分网贷账号后,王某某便需要学生在各类平台上办理购买手机分期付款和互联网贷款业务,并需要学生将贷款下来的手机和资金交给自己支配,每单分别给予学生几十到几百元不等的“提成”。为彻底打消学生们的疑虑,王某某还承诺到期就会还款,所有风险由自己承担,与当事人无关。

之后王某某不只蒙骗学生拍摄照片及视频,让学生办理银行卡后交给他保管,甚至借助各类平台审核松懈的漏洞,冒充学生本人提升贷款额度,非法占有很多资金,而不少受害人竟对此毫不知情。至案发时,警方统计有246名学生被骗,涉案资金300多万元,贷款平台19家。

合肥警方提醒,大学生在求职或兼职时,不可以为了薪水一时心切,将我们的身份信息透露给他人,更不可以随意在互联网平台上申请各类贷款。一些贷款公司在向大学生群体营销推广业务时,总是不如实告知借款的真实风险,不详细告知贷款利息、违约金、滞纳金等收费项目的计算方法和可能金额,反而常常打着“零首付”“零利息”等幌子进行诱导,导致某些涉世不深、自制能力较弱且消费欲旺盛的大学生上当被骗,从而既侵有金融服务消费者的知情权、自由选择权和公平买卖权,又有欺诈诱导和强迫买卖之嫌。

“这次被骗后,爸爸妈妈规劝我近期不要做兼职了,要把精力投入到学业之中。”虽然6000多元还没有追回,但张达现在放弃了兼职的想法,回归到校园生活之中。

“目前仔细回想当时的一些细则,有不少漏洞,但当时自己如何没发觉呢?还是太心急了,就当作一次教训吧。”张达感觉,假如再找兼职,必须要“看了解”,熟人介绍的也不敢轻信了。

相关内容